你认识的经济学家怎么见得就不是?

2017-06-13 06:27

  这个端午节一件颇为混乱的事情在网上开撕,一个据说是经济学家的老人,在地铁和一个小姑娘打了起来,前者后者无赖、,而后者前者性还打人。本来这是个很罗生门的事情,也就是说在没有或者法院调查的结果前,似乎不便评论。但是我发现一些人突然集中给仲先生,其中有的人没什么特别理由,比如大v吴法天,直接就是发布了仲先生的自辩;而更多的所谓学者(这年头只要你豁得出去脸都可以自称学者)给出了他们支持仲先生的理由:认识仲先生……。

  这个词,一般是指不务正业、经常寻衅、文化素质较低的人,也指那些对他人不尊重、对他人有语言或动作或思想的人。有句话说“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有文化”,可见不一定就没文化。

  按理说,一个人受过教育,总是要遵循一些的情操,所以有文化的人耍的几率并不大,不过也不能说没有。某经济学家之前跟小三撕逼争房子的传说,咱们因为没有凭据就不提了。当年著名经济学家金岩石被爆出在三亚出轨浴袍女,这事儿大家总不会不记得了吧?

  当时这件事,金岩石先生自己也微博做了回应:感谢记者的留下了半年前在三亚的沙滩艳遇,更由衷地受伤的妻子。每个男人的血液里都流淌着艳遇的渴望,灵魂深处也都有责任的铜墙。艳遇"漂"过来一"亮",令人难忘,而更难忘的是妻子生儿育女,相濡以沫,在危难时不离不弃,风雨同舟。我公开道歉,妻子和原谅!金岩石叩首。

  至于说所谓学者认识,这个背书也太没趣了。难道说所有耍的经济学家,之前还都要把自己打算耍的告诉周围的人?这是什么鬼逻辑?

  如果按照女孩的讲述,那是仲先生性被后,进而动手打人;而按照仲先生所说,是女孩“说些令人的话”导致仲先生没控制住火气而动手。甭管是哪个,我就问问仲先生你有什么打人?你一个男人,就算岁数大了,也不能动手打女人,这是个常理吧?我们今天不说性不性,动手打人是不是所为?

  2、按照仲先生的说法,自己是不过打了对方三个耳光;而根据女孩公布的诊断证明,至少有腹部搓伤。我就想问问了:您学的是哪家经济学,打脸能把肚子给打出伤来?

  要知道,根据女孩的讲述,你在试图离开现场时还踹了女孩的肚子,所以才造成这个结果。这怎么看也像是你隐瞒了部分打人事实,请问作何解释?

  我也想问问,这女的跟你有什么仇怨,舍出自己的脸来要你、你、刺激你?该不会是您的容貌吧?

  而且按照仲先生的说法,“失手打人已遭到的行政处罚”,姑且不论“失手”的意思是无心而不是故意,既然如此人家姑娘为啥要不依不饶地把您老人家的照片发微博上呢?她讹你钱财了?她敲你竹杠了?你该不会想说她是为了蹭您的热点吧?

  4、仲先生在微博里说“我的人品已经有65年可以证明”,这我真不是跟您掰扯,您要说是从2005年到现在十几年人品可以证明,我也就不说什么了。请问您2004年被法院判决名誉侵权是怎么回事儿?

  2003年12月18日,仲大军在广东《粤港信息日报》(现已更名为《民营经济报》),刊登了一篇标题为“格力再现禇时健式人物”、副标题为“格力集团内部人事之争的核心是企业资产归属问题”的评论性文章。

  仲大军在该文中,以点评格力集团与格力电器两者之间关系为引,将矛头对准在格力电器担任董事长的朱江洪,把朱江洪评析为“禇时健式人物”,称朱江洪“想通过股权置换,把集团公司所拥有的58%的股份分30%归他个人所有”,提出“透过这场之争,我们看到的是一幅国有资产如何流向私人的画面”,把朱江洪描绘成一个“59岁现象“的人物,一个侵吞国有资产的“禇时健式人物”。

  法院认为,被告仲大军所撰写的“格力再现禇时健式人物”一文内容无法律事实依据,是被告主观故意所为,应认定被告的评论和采用无事实根据的事件内容构成侵害行为;其评论效应和虚构事实的手段了原告朱江洪的人格权和名誉权;应认定被告的侵害导致了原告损害和相应的身体,被告对原告的损害是严重的,被告应立即停止侵害、恢复名誉、消除影响和向原告赔礼道歉。

  更可笑的是,根据金羊网的报道,当年这位仲先生拒不自动履行判决义务。之后,珠海市香洲区法院采取强制措施在《民营经济报》刊登公告。 您这还算是有德了?

  客观说,仲先生是不是进行了性,我无从判断,如果只是摘取他文字中的细节多少也有点不公平。这件事目前我认为,可以确定的也就是一个街头冲突而已。

  您都已经被机关处分了,还好意思说“最近的犯错,就是因为教训了一下的年青人”?这辩解词简直让人膛目结舌,我严重怀疑吴法天一众帮闲是不是仔细看过这文字,如果是我的朋友绝不会帮他发这种话的,好歹让他改改再发。

  实际上,仲先生自己也承认,当时女孩是其进行了的,咱们就只当仲先生是被的,但只要你一动手打人,你所有的道理全都没有了。

  更何况,仲先生的文字一直在试图掩饰自己的行为,自己的打人之举被合理化不说,踹人的情节还给埋了。而且就算你要给自己找理由找借口,有些理由和借口实在有点说不过去了,比如“失手打人”这个的说法。

  按照仲先生所说,这件事儿现在他已经诉诸法律了,这很好,我也觉得诉诸法律是个不错的解决途径。但是如果仲先生一直保持这个傲慢的态度,一直用“失守打人”这种病句来,且不论将来输了官司恐怕要臭遍大街,就算是赢了官司也会被诟病是“性难”,我是看不出有什么的前景了。

  另外我最后要强调:男人真的不能打女人!男人真的不能打女人!男人真的不能打女人!甭管你多大岁数。